第十四章 无助

来源:本站   作者:当时 2019-08-03 阅读: 5184 次
天已经漆黑了,张小丁看不清菱角的面容了。张小丁拖着菱角的身体,走到离着最近的一个小户人家,将大门踹开。一个小院,农具排列整齐摆放得当,一小堆玉米堆在角落。北房里出来一个农家老汉,手持菜刀,哆哆嗦嗦站在门口,张小丁分不清是男是女,也不去关心,只看见菜刀泛着微微的光。门外传来了有组织的集体哭丧声,嚎哭声时隐时现,张小丁不以为然地抱起菱角走进院子。
“给我一盆热水一块布,再给我一碗热水我喝。”张小丁冷冷地说。
老汉扔了菜刀,忙活起来,打水倒在锅里,哆哆嗦嗦点烧柴火,火光照应着老汉,张小丁看到他的腿在颤抖,穿着棉裤的裆部湿透了。张小丁捡起菜刀插在腰间。
张小丁喝完热水舒服了许多,但还是心慌,很饿却不想吃东西。用热水擦着菱角脸上和头发上凝固的血渍。看着渐渐清楚了的菱角的脸,没有痛苦的样子,安详的和睡着了一样,除了血腥味,透着一股淡淡的香。张小丁微微说出声音是给老汉听的,“挖个坑,把她埋了。”
“别啊,还是烧了吧。你要是走了······被他们再······”老汉哆哆嗦嗦地说。
“你家就你一个人?”张小丁冷冷地问
“我是个老绝户——我没出去,我就在门缝里看······火铳响的时候,这姑娘替你挡住了,是个好姑娘。”
“怎么烧?”
     “架起来烧,烧完了就升西天了,不留在人间受苦了,要不变了鬼······”
     张小丁长吸一口气,点了点头。
     “那我去找人搭架子,明天就烧。再去老李家,做个牌位,你带走,你看······”老汉哆哆嗦嗦地说。
     张小丁点了点头,说:“不着急,我跟你一起去,熬点粥,天亮了我喝。”张小丁说完守着燃烧的灶台旁,听着外面还在时隐时现的哭丧声,运气调息,想尽快恢复体力。
    
     天亮了,张小丁调息入气,出禅定后看着菱角,没有变化,只是“没醒”。
     老汉手里握着柴火,在灶旁揉着眼摇晃着身体,发现张小丁睁开了眼,赶快掀开锅盖倒水准备熬粥。
“现在大户家都有火药了?”张小丁问老汉。
“王老爷上辈原来是缉事厂的大太监,家里藏些火药,不稀奇——你剁死的那个是王老爷顶门立户的大公子。”老汉说。
“你说不烧就会变鬼?”张小丁问。
“啊!”
“那烧不烧在于你们了,如果菱角给我托梦说她受了苦,我杀你们全村——但不杀你。”
老汉不知说什么,傻傻地看着张小丁,不敢多看,仔细地熬着粥。
“给我烧一缸热水我洗洗,找干净的衣服给我。”
“等粥熟了,我就办,我先给你切点新咸菜。”老汉一边看着张小丁腰里的菜刀,一边慌张地说。
张小丁一边递过菜刀,一边说:“这是哪?”
“交河镇郑家坟。”老汉接过菜刀说。
(未完待续)


武道网商务合作

QQ:12951799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