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武道养生 > 正文

348岁得道高人枯草青的传奇

来源:武道网   作者:秩名 2019-08-26 阅读:

枯草青祖籍为四川成都金堂县锅圈子乡滴水岩村人,生于明末崇德癸未年(公元1643年)农历3月初5日。明朝末年天下大乱,蜀中尤甚。八大王张献忠血洗四川杀人如麻,举起宝剑对准一块石碑:“天生万物以养人,人无一德以报天——该死!杀杀杀杀杀杀杀!”这块著名的七杀碑作为文物至今犹存。四川人口在战乱中锐减。清朝政权稳定之初,见到天府之国大劫之后实在太荒凉了,政府出台了移民政策,从而出现了“福广添四川”的移民潮。金堂县最为典型,许多村落居民语音至今尚带有两湖、福建、广东话腔调。数十年的战乱,瘟疫流行,百姓四逃,枯草青就出生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期。
 
枯草青自己给他弟子每人留下的一张照片,在他的弟子中没有这一张照片的一定是冒牌弟子。
 
枯草青出世不久,父母先后去世,便随哥、嫂生活。之后就成了流浪儿童,逃荒、要饭……四处飘泊。飘来荡去,来到道家圣地青城山,被道观一位道长收留,成了一个小道童。枯草青原来只有小名——乳名,没有学名。道长便给他取名为“枯小青”。待他成年以后,年纪已实在不小了,便自行更名为“枯少青”——那是离开道观以后很久之事了。年届百岁前后,它又改名曰“枯草青”,此后便未再更动了。

青城山道观的道长是龙门派传人,精通武术。他在教导枯小青龙门派内功的同时还教他武术与剑术,恩宠有加。枯小青虽没文化,但思想单纯,练功勤奋,上进颇快。青城山也不是世外桃源,道长仙逝以后,枯小青遭到了师兄们的排挤,不得不四处漂流,或替人种田,或打短功,哪里能混上一顿饭吃便在那里呆一阵子。在这长期的随波逐浪的生活中,枯小青渐渐变成了枯少青,脚迹踏遍峨眉群山。一段时间进庙当过和尚。他自幼能吃苦耐劳,生性随和,过贯艰苦生活,年年过年年年过,处处无家处处家。他对庙里的清规戒律很不习惯,终于从庙里走了出来,从新过着漂泊无定的生活。枯少青曾跟随一位木匠学习木工手艺,成了能干的木工。由于他心灵手巧,不久便能干雕花、刻兽等高级木工活。三百余年来他飘遍了大半个四川,从枯小青、枯少青飘荡成了枯草青。
 
上世纪三十年代,当他漂泊到铜梁县安居镇来之后便真的“安居”了下来——安居于农村的柏自福家,终于结束了长期的漂泊生涯。柏自福的父亲脚干上长了一个大疮,久治不愈。时逢枯草青在当地行医、卖艺,柏父便请枯老治疗。枯老顺手便在地上抓了一把泥灰,吐几口吐沫,捏了几下,便敷在柏父的疮口上。说来也妙,第二天柏父的大疮居然疤干痊愈!柏父遂拜枯老为师,接他到家中安住下来。
 
在六十年代,枯老曾同柏父一起重入江湖卖艺。枯老比较拿手的“技艺”有三项。第一项是叫人把缝衣针断成三节,然后给他包含于口中,他用口液把钢针“焊接”起来,当钢针从他口中吐出来之时,已完好如初。第二项是把钢针和细线同时吞入口中,吐出时线已穿进针孔里了。最精彩的压轴戏为第三项:他把身上的虱子抓一些出来,放在地上,然后枯老用口哨发布“命令”,一会儿虱子竖向爬,一会儿虱子横着爬,或者“导演”虱子们排成某种队形。生产队保管粮食的库房老鼠很是猖獗,保管员叫苦不迭。枯老知道后,提出“保管”半年,消除鼠害。队上应允后,枯老重操旧业,再当木匠,用木头雕刻了猫像模版,涂上墨汁,印于纸上,再把这些纸猫贴在粮库四周的墙上,比真猫还灵!吓得老鼠四处逃奔。不少农民闻讯,也到他家来购买纸猫,据说效果都很不错。

一次有个徒弟来看枯老。枯老感知这人心术不正,告诫他做人要小心些,不要“耍火流尿”(勿出丑事)。该人当面回答很好,保证不会干对不起师傅的事。谁知这家伙口是心非,因严重的合伙抢劫犯罪被抓了起来,关在牢里。这个徒弟偷偷托人带出一封信寄给枯老,表示悔恨。农村的信件一般先到公社,再分至大队……公社干部觉得奇怪,几乎没有人给枯老写过信,便把信拆了查看:原来枯老头事先知道他徒弟抢劫犯罪的事。便以“知情不报”罪名把枯老也抓了起来。据说在关押期间,常有人看见枯老在街上游荡或吃东西。有人举报给看守所,而枯老却明明在牢房里呆着。事情最后水落石出,枯老获释。柏自福接他回家时,他的牙齿也掉了,头发一片枯白。回到家中,增进营养,枯老加紧练功,半年左右,掉了的牙齿又重新长了出来,白发也大部转青——真“枯草青”也!
 
枯老精于睡功,很少坐炼,武功超群,剑术尤长。他治病如神,不拘形式,法无定法。枯老虽功夫高深,武术惊人,但从不与人争斗,总是逆来顺受。他那奇特的医术常人难于理解,遭到“检举揭发”说他搞“封建迷信”,曾被在夏日炎天罚跪半日。亦曾横遭侮辱、倍受迫害,他却不以为然,总是说这是他该受的劫难,故此从不在意。

1990年3月31日(农历3月初5日)我们一行8人去铜梁县安居镇波轮乡新春大队五队为枯老祝寿——347岁生辰。中午抵达时,人山人海,屋里屋外、院坝田坎,到处都是人。三天来祝寿者约有二千人左右。除弟子们外,多是慕名而来者,如我们等人。枯老于三年前摔坏了一条腿,一直未愈,已严重萎缩,蜷曲在床。但脸色红润,皮肤摸之细腻,无有老粗之相。严新医生前后来看望过枯老四次,除治疗以外,还同枯老讨论养生之理及长寿之道。严新看见有一个驼背人在家,是从外乡流浪而来,枯老见其可怜,便叫柏自福把他收留在家。严新叫柏自福把驼背打发走,驼背身上的信息场对枯老十分不利,不然枯老不会摔这一跤,也不会久治不愈。但枯老怎么也不同意。严新第四次来时,嘱咐枯老呆在楼上加强练功,120天内不要下楼,不要接触外人,尤其是生人和病人。枯老在楼上呆了卅来天,一方面弟子、闻讯者总是要来看望,枯老也耐不住寂寞,常下楼来不断的与人谈天……故腿伤一直未愈。
 
我们驱车返家时,两位家住合川的中年妇女搭乘我们的车。她们是疾病缠身,久治不愈,经人介绍来找枯老救治。枯老并未给她们发功施治,只是每天同她们聊天,在不知不觉中疾患不翼而飞,很快恢复了健康。于是她们拜枯老为师——枯老的上千弟子都是这样结缘的。以后每年春节,她们常接枯老至家中过年。说到枯老的特别之处,她们言,再寒冷的天气,枯老都是单衣一件,从不叫冷;几乎从不睡觉。他丰富的经历,过的桥比他人走的路还长,故喜欢日以继夜地与人聊天,听的人也不会打瞌睡。枯老很喜欢小孩,常陪孩子们去河边游玩。有次他随手抓起一把细卵石,吹上一口气,叫孩子们拿去吃,像吃花生米一样,孩子们嚼得津津有味。

 
过了一年,1991年8月7日,枯老终于走完了他那艰辛而又怡然自得的人生之旅,寿高348岁!终身未婚。
 
2008年春夏,笔者陪仰慕者刘彬彬为枯老扫墓,问及驼背人,仍健在,他服伺枯老尽心尽力!

武道网商务合作

QQ:1295179977